走了

长歌门下一只废了吧唧的残鸽